强国信念与危机意识——追怀陈省身先生

发布时间:2022年08月23日

       2004年12月3日晚, 著名数学家陈兴深在天津逝世。
       这位被誉为“当今最伟大的几何学家之一”的老人, 还有一个愿望没有实现, 那就是没能看到中国成为“数学强国”。然而, 令人欣慰的是, 他在1990年代“21世纪的中国必将成为数学强国”的预言成真了。陈氏当年的这个预言, 曾被称为“陈世深猜想”, 一经传出, 便不断引起世人的关注。直到2002年国际数学家大会在中国召开, 人们终于看到了“陈猜想”的完美证明。也是在这次发布会上, 面对记者的提问, 陈星深再次直言不讳, “我觉得中国现在已经是数学大国了, 数学大国以外的人都喜欢用数学做强国, 但中国还不是一个数学强国。有一段时间了”。中国能否成为“数学强国”, 似乎是老年人的另一个“猜想”。陈先生去世后, 诸如“中国什么时候成为数学强国?中国离数学强国还有多远?”等问题。再次成为后续讨论的焦点。的确, 在当今中国的各种媒体中, 有两个词非常抢眼, 那就是“强国”和“大国”。无论是单独使用还是组合使用, 它们总能引起人们的注意。在谷歌搜索引擎上轻轻输入“强国”二字, 就会得到大约10万条与“强国”相关的查询结果, 更不用说“大国”二字了。已远远超过100, 000项。但是, 中国人还是清楚地看到了“强国”和“大国”的区别。比如, 中国是“经济大国,

但还不是经济强国”; “电信大国, 但不是电信强国”; “数学大国, 但不是数学强国”等等。可见, 在中国政治影响力和经济实力日益增强的今天, 国人对于大国强国之分的心理尺度依然清晰。事实上, 具有现代意义的“强国”概念普遍伴随着近代中国诸多危机的出现而出现。近代以来, 中国逐渐成为西方列强砧板上被宰杀的“鱼肉”, 社会面临政治、经济、意识形态等多重危机。在这些多重危机的压力下, 寺院和江湖各界人士不甘心国度衰亡, 千方百计想方设法救国救民。为自我完善而努力。
       无论是改革、改革、改革还是革命, 都无所谓成功与否。毕竟, 这些努力是中国人民在危机来临时的积极应对。近代, 有志之士怀揣神农精神, 尝“百草”, 寻求良药, 救中国于危难之中。他们的所作所为本身就值得书写, 而在他们各种自强不息的背后, 显然有着“强国”​​的坚定信念。支持。现代西方列强经常将中国描述为“东亚病夫”, 侮辱中国人。
       这四个字就像一个钢锥, 刺穿了中国人的灵魂和肉体。近代以来, 中华民族多次面临几乎让人心碎的家国危机。关之屈辱, 威海改旗, 分治狂乱。此后, 军阀之间连年混战, 国泰民安, 东北覆灭。八年的中日战争接踵而至, 接二连三的“倒霉”, 没有给中国人喘息的机会。海外华人, 特别是被派往海外的中国留学生, 正遭受着种族歧视。没有强大的祖国做后盾, 每次形势变化, 海外华人都感到孤立无援。对精神寄托缺乏的心理恐惧和不安全感、无助感不断袭来, 他们的身心痛苦可想而知。 20世纪以来, “醒狮”、“巨人”、“雄鸡”一直是中国人对中国未来形象的想象, 而这种想象已经深入民族的血液, 成为一种基因, 传承世世代代。无论老少, 无论高低, 中国一定要强、能强的信念, 即使死了也不会改变。强国的信念能够深入一代代中国人的心灵深处, 因为人们对中国几百年来饱经亡国、种族灭绝等多重危机的历史和现状有着清醒的认识。 .从清末的各种救国努力,

到民国抗日救国运动的兴起, 乃至现在的“一心一意发展, 一心一意建设” ”, 无不体现出国人的危机感和紧迫感。拯救危机和避免危机有一千种方法和一千种方法, 但只有“强种”和“智者”, 而这两者必须依靠教育。因此, 数百年来, 教育不仅关乎国家命运, 更寄托着无数中国人的强国梦。 “救国先铸魂,

育人先修志”, 觉醒者拓荒者大多走上了教育救国的道路。这条路是强国的大道, 但这条路也是一条充满血泪的路。 1934年1月15日, 罗家伦在国民政府中央纪念周上讲述了主持国民政府留学考试的经历。文章如下:“张居正是谁?”有人回答说:“司法部长。”然后问:“于谦是谁?”有人回答:“监察长。”另一个问道:“景天是什么系统??”他说:“是日本人。”他问道:“赤峰在哪里?”他说:“赤峰是日本的一个岛屿。”毕业生们, 不知道赤峰是中国的领土, 中国不应该死吗?可想而知, 罗嘉伦说这话的时候, 心里有多痛。古人说, 国灭, 必先除其史。在等待敌人毁灭历史之前, 国人已经忘记了他们的祖先。这种现象尤其令人痛心。罗氏曾尖锐地指出, “一个国家的现状往往是过去大学教育的反映, 而中国的现状可以是十年前中国大学教育的反映”。这是真的。罗嘉伦的长叹中蕴含着深深的悲哀, 而这长长的叹息也穿越了历史的时空, 向来人靠近, 震撼了来人的心。今天, 在抗战胜利60周年之后, 我们仍然时不时要面对一些尴尬的事件和痛苦的事实。一位体育明星不知道“卢沟桥上的炮声”是什么意思, 一位影视明星身着日军制服出现。在世界范围内, 许多歌手大奖赛的参赛者表现出对中国历史常识等的无知, 而这些人中的大多数人都在受苦或受过高等教育。抗战胜利了,

中国还剩下什么?不是胜利的喜悦, 而是60年的痛苦和教训。多年来, 几代中国人一直在问, 中国落后的根本原因是什么?陈行深先生在接受央视《大家》节目组采访时, 也被问到了这个问题。当时主持人问:你能不能回答我, 中国落后的根本原因是什么?您认为教育体系、我们的教学方式或其他方面是什么?因为我们也不缺人才, 像你华罗庚、陈景润这样的世界级数学家都是中国人, 但为什么中国的整体数学水平相对落后呢?陈先生粗略地说了以下一段话:中国人对了解自然世界不是很感兴趣。比如有些老外来天津, 他可以说要研究天津的小虫子。中国没有人这样做。中国人很实际。如果你要告诉他, 我在深圳和纽约的股票怎么样?每个人都很感兴趣。因为你投资了之后马上就变成钱了, 当然很有意思。比如天津有什么样的昆虫, 可以值得研究, 研究完整, 或者小植物, 比如我们南开大学, 也有一个比较大的校园。校园里有哪些美丽的花朵?为什么?它是什么?中国人不感兴趣, 所以引起孩子, 激发学生对数学或科学的兴趣非常重要。随后, 有人针对陈先生的说法发表了个人看法, 称“中国对昆虫感兴趣的人很多, 但大部分人都把昆虫当成圈养的玩物。真正研究昆虫习性的人, 虫子没有功利的目的, 从古至今没有缺席, 只是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 还有大笔钱。”奉行民风、崇尚奢侈、鄙视贫穷节俭, 是教育中诸多问题的症结所在, 虽然关注、提倡正气、振兴教育学界的人很多, 但讲真话的人和听话的人陈先生生前曾多次劝学者谦虚功利, 勤奋工作, 曾以导师法国大数学家嘉当为例, .我和他一起工作的那一年是 1936 年, 当时他 69 岁, 除了在巴黎。他是一所大学的教授, 在一所很小的学校任教。他是一个不在乎名利的人。普通人对他的工作了解不多, 只有当时最有名的数学家才钦佩他。所以, 他的名声是在他死后获得的, 人们因为他的作品而记住了他的名字。在 20 世纪的数学家中, 嘉当是对 21 世纪数学影响最大的人。”他还指出, 数学没有前途。贝尔奖是件好事, “诺贝尔奖”太高调了, 让数学家无法专注于自己的研究”。陈曾先生评论

返回到上一页>>

友情链接:

Copyright © 2003-2022 许继电气有限公司 xujidianqiyouxiangongsi ,All Rights Reserved (privateequityrussia.com) 蒙ICP备2022729760